《风暴英雄》英雄档案:女妖之王
更多内容请访问歪歪丫游戏专题:风暴英雄
作者:佚名    网络游戏来源:不详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4-22

《风暴英雄》英雄档案:女妖之王

2015-04-16 18:00:00 11
风暴英雄

这位女妖之王的故事和寿命,不管是看向过去还是放眼未来,都远比我们游戏的时间要长得多……

《风暴英雄》中已经出现了她的身影,细心的玩家能够看到独属她的皮肤包里有一款“游侠将军的希尔瓦娜斯”可供购买。这和守望者泰兰德、背叛者玛法里奥等皮肤不同。身为奎尔萨拉斯的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是曾经真实存在在艾泽拉斯的。

这要从很久以前说起,那时候的世界,对于希尔瓦娜斯来说是彩色的,有温度的。

温情世界

作为风行者三姐妹中最中间的一位,希尔瓦娜斯和大姐奥蕾莉亚与小妹温雷萨的关系好得令人羡慕,诸多姐妹的细节在很多官方小说片段中都能窥见一二,而姐妹们亲亲爱爱的“证据”也是有的,却令后人唏嘘。在达拉然那口著名的许愿井里可以钓到属于希尔瓦娜斯的硬币,虽然不知道她究竟于哪年造访了这个魔法之国,但显然当时姐妹们并没有处在任何亲人间都可能发生的小摩擦期间,那枚供人许愿的硬币上刻着“希望我们可以一起长大,一起出嫁。”不难想象当年那个有着像是可以触摸到的阳光般金色头发的希尔瓦娜斯,是如何将这枚硬币在尚是粉色的手指间把玩,又是怀着怎样的属于活人的心理活动和愿望,将它抛入那个许愿池中。

风暴英雄风行者三姐妹

彼时的希尔瓦娜斯,怀揣着独独属于生者又往往不被生者过多在意的,属于未来的期望,像是一个普通的少女一般生活着。

属于少女的静谧时光终是短暂的,出生于世世代代都是游侠的家族里的姑娘们恐怕得比那些普通的人家更能体会到安宁时刻的短暂。长久以来,野兽和巨魔时刻觊觎着高等精灵的森林和土地,不间断的侵袭和骚扰,令富有责任感渴望保卫家乡甚至将入侵者一网打尽的游侠们深恶痛绝,而就在这让人不堪其扰的环境里,年轻的游侠们成长得比和平年代的卫兵们快得多,他们的天赋与才华展现的机会也相应地多了起来,大抵希尔瓦娜斯就是抓住了这样的机会,才在年纪轻轻就成为了游侠队长。而现在的血精灵摄政王洛瑟玛·赛隆,当年也不过是职位微低她一级的同僚。

风暴英雄洛瑟玛·赛隆

这就不难解释,为何在副本“进攻奥格瑞玛”中我们可以看到,希尔瓦娜斯对于同样是种族领袖的洛瑟玛口气毫无半点尊敬之意。她眼里的时光,或许比生者能够感受到的流动要慢得多。她仍在用着当年同洛瑟玛这位下属说话的语气同他开着半认真的玩笑。也许在她开口,目光与洛瑟玛已经由蓝灰色变成绿色的瞳相对的瞬间,她仿佛还看到了森林、金红相间的树叶和透过枝桠间隙洒下的日光,甚至细致到了灰尘在阳光中闪闪的景象,仿佛痛楚从未发生,灵魂也从未被撕裂过,一切还可以回到过去——但显然,她还是那个“现实”得令人憎恨的,更希望自己被非我族类即是的敌人畏惧的女妖之王。她看上去比多年前奎尔萨拉斯的森林中那个矫健而敏捷的身影并没有多少色调以外的变化,但这点“颜色”也变得足够多了。

风暴英雄

希尔瓦娜斯缄口不言,再次举起她的弓,动作优雅而迅速,看得出即便是死亡也没能阻止她对箭术的精益求精。她再次以领导者的身份出现在战场上,以她的亡者之身。

至于这个亡者的身体怎么来的……

亡者之身

达尔坎这个叛徒影响了很多人的一生,战死于他放进精灵国土的阿尔萨斯剑下的将士和其家人若是地下有灵或是还活着,往往最有资格站出来同意这句话。死亡是一个恒定的形态,因为它一成不变顽固不化,所以反而更容易被流动的时间磨损,从一块坚不可摧的痛楚被慢慢磨去了棱角,变成圆滑的卵石,又在时间的长流带来的磕碰里逐渐碎裂成砂砾直至不见。

风暴英雄达尔坎

希尔瓦娜斯和她麾下的被遗忘者们因了自身死而不死的状态,狡黠地在和时间与真正意义上的遗忘作着躲避磨损的残酷游戏。造成他们如今尴尬的“生存”状态的人,就是阿尔萨斯。

这位堕落的洛丹伦王子通常是不那么在意自己的剑下亡魂的,但他烦透了这个生前用聪明调得他不能将城破个痛快的游侠将军。他以自己的恶趣味和最残酷的方式回敬了她的聪慧,希尔瓦娜斯才刚刚沉寂于世,阿尔萨斯就将她的灵魂从肉体中剥离,这种痛楚使得长年征战,将负伤当成家常便饭的骄傲游侠都难以忍受。她发出了无法抑制的刺耳尖叫,发自灵魂深处的痛苦和并不存在的“肉体”上的折磨使得她在被阿尔萨斯困在身边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有限的发声都以恸哭和嚎叫为主。直到她伺机找回自己的身体,才稍得相对的安宁。

风暴英雄玩家作品

在希尔瓦娜斯的第一次死亡之后,我们鲜有看到她露出生者的表情的一刻,唯独当玩家自幽魂之地已经破败不堪的风行者之塔拾取到一条项链,认出它的主人,将其送至希尔瓦娜斯面前的时候,那个为之微微动容的女人不再是一个打算复仇、打算带领她的族人或者把下属和盲目的子民当做是她的袋中箭的女王,她也不再是哪个重要的谁,只是一个接过姐姐所赠项链的次女。

可惜亡者的意志很快击溃了温情,她也仅仅为那过去怀念了一小会儿,便想起现在的自己。生与死的距离在这种时候总被无限放大,甚至到了可笑的地步。她随即将这条曾经保养得很好的项链丢去了一边,唱响了悲伤的上层精灵之歌。

她毕竟还记得自己是一位渴望复仇的猎手。

风暴英雄

越走越远

然而就像伊利丹临终前对玛维所言,一位猎手没了猎物,就会变得什么都不是。希尔瓦娜斯在冰冠堡垒的顶端望着尘埃落定的一切独自哀叹的时候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她终于感到“生”无可恋,怀着一切都结束了的心情踏入了深渊,却在接受所有生命都会面临的终焉审判的时候看到了阿尔萨斯的结局和自己将要遭受的苦难,有些讽刺的是,她一直都以死者未亡的身份渴望最终的宁静,并向它祈求了那么久,却在这最后的时刻因为生者的避害天性在审判之前畏缩了,并且立即与一直在身边观察她的大瓦格里们结成了契约,她又一次以与从前全然不同的心境,怀着新的目标拖着自己的躯体回到了生者的世界。这一次,她不再是死去的奎尔萨拉斯游侠将军,不再是追猎的复仇者,她早已顶着女王的无冕之冠多年,却是从这个时候才开始,为了幽暗城与被遗忘者的利益“活”下去。

风暴英雄

虽然说得慷慨激昂,看上去事情在往好的一面发展,但在大地的裂变发生后……她开始复活人类的尸体,让那些战死的可怜人儿重新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为“是否为部落效力”做出选择,她做的一切看上去是在为部落的建设添砖加瓦,但实质上就像……就像她当年所遭受的一切一样,就连当时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都向她问道,“你这么做,和阿尔萨斯有什么区别?”

“我为部落效力,酋长。”

说到底,希尔瓦娜斯从当初聪慧、饱含正义之情的精灵走到今天,都是因了死亡之后连续不断的“一念之差”,错误的选择会将罪行无限地放大,而力量则会因弱者的恐惧显得更加强势。当她作为游侠队长的那份骄傲、力量伴随着求生时的恐惧,做出正确选择的你,将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活动好你的手腕,同这位优秀的猎手,一同加入时空枢纽的战斗吧!

网络游戏录入:歪歪丫    责任编辑:歪歪丫 
  • 上一个网络游戏:

  • 下一个网络游戏: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